未来智讯 > 移动支付论文 > 支付体系之变

支付体系之变

发布时间:2017-12-07 09:01:00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2011年浙江省确定31个统筹地区为新农合支付方式改革省级试点,仙居县便是其中之一。事实上,支付变革正是始于2011年。同年3月30日,发改委、原卫生部下发《关于开展按病种收费方式改革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启动了全国范围的按病种收费方式改革。
    同年5月31日,人社部下发《关于进一步推进医疗保险付费方式改革的意见》,首次给出了一个医保付费方式改革目标的官方纲要:结合基金收支预算管理加强总额控制,探索总额预付。10月31日,人保部又宣布,包括北京在内的40个城市被列入首批医保付费方式改革试点地区。
    支付方式的改革确立了新的激励机制,无论对医院还是医务人员来说,都意味着收入结构的改变,适应过程无疑将是痛苦的。医保机构按不同的病种分组设置定额封顶线,医疗行为会被约束在线内。而其更为重要的意义还在于,当医改逐步进入深水区之时,能够开辟出一条利益冲突最小的路径,以促使改革的持续和深入。
    在实操层面,北京DRG付费改革的试点在屡屡延宕后终于在2011年10月启动,而上海的总额预付在长达3年的试点后也于2012年全面铺开。由此,形成了一南一北两大样板。
    北京的按病种分组付费项目相关研究始于2003年。2008年,结合采集自北京148家医院的数据,参考国际相应的分组标准,北京市自己的DRG技术标准问世,并应用到了一些医院的管理和评价当中。
    上海的总额预付首先于2005年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试点,2009年仁济医院、上海华山医院、上海第一人民医院3家三级医院启动医保预付试点;2010年扩大到10家三级医院和全部公立二级医院;2011年进一步推广到全部三级医院。至此,医保预付成为上海医保支付方式的主体形式。
    旨在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上涨、鼓励医疗机构加强医疗质量管理、改变医院激励因素、提高医疗效率、降低经营成本的医保支付,由于存在管理经办主体分离、筹资差距大、报销政策不统一等问题,加之医院缺乏相对应的操作经验,仙居式的试错在所难免。随着医保收入在医院收入中的比重不断增加,如何有效、合理运用医保资金将是医院面对的巨大课题。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7/1207/6772/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