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库 > 移动支付论文 > 加速“移动”

加速“移动”

发布时间:2017-12-07 09:01:00 文章来源:未来智库    
    他们做的产品并不容易理解。Erik告诉记者,他们目前的主要产品是打造一个支付平台,使用户能够通过移动设备进行支付;另一个项目则和他在MIT(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项目有关:测试和开发有望成为改变游戏规则的新技术。
    暂时放弃移动互联网的终端应用而投向平台的搭建,进入移动互联网行业不过一年的安徽易众选择迎难而上。类似的创业经历不免让人激动,因为在移动互联网中,创富神话大戏更迭上演,他们轻而易举地就能从投资人手中拿到数百万美元甚至更高昂的资本投资。资本在握,技术在手,谁敢说他们没机会成就像Facebook那样的互联网神话?
    残酷的是,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巨头也将目光聚焦到此,前有巨头狙击,后有数百万的国内开发者相互追赶,易众能否突围成功?
    易众“入移”
    在移动互联网界,安徽易众是一名新兵,成立不过一年,至今没拿出过一款成熟的应用,他们的第一款移动互联网产品最早要等到下半年才能面世,这样的公司真的能站稳脚跟吗?
    王俊从没怕过,“在我们这行,投资人最看中的是市场、团队和项目靠不靠谱。”
    市场足够大。资料显示,截止到2011年12月底,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已达3.56亿,其中智能手机用户规模达到1.9亿,渗透率达到53.4%。
    团队的合作与建立也没困扰过易众。王俊大学毕业后曾创办公司,三年内他通过并购省内其余4家竞争对手将企业年销售额推上亿级平台。2010年底,新换了iPhone4手机的他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新世界:在这里每天会出现无数有创意的游戏和新应用。这个一直在互联网行业折腾的80后觉得是时候去拥抱移动互联网了。一位熟悉他的投资人帮他找来了搭档Erik,当时投资人指着他们说,“你们考虑下,要是你们愿意合作,我立马就投资。”两个月后,安徽易众横空出世。
    他的搭档、易众的首席技术官Erik是麻省理工大学斯隆管理学院管理学硕士,清华经济管理学院MBA,先后在美林资产管理集团、花旗集团、游戏公司Midway Games和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工作过,还曾和别人创立过游戏公司,印度的“第六感神童”是他的同学,十足的技术派。Jim(柯瑞俊),Helene,Edwyn,Ling,陈育棠等其他高管都曾在互联网企业或全球500强企业担任过要职,这样的团队组合在任何一个企业都足够闪闪发光。
    他们目前的项目并不好理解。据Erik介绍,他们目前的主要产品是打造一个支付平台,使用户能够通过移动设备进行支付。这样的支付平台在移动终端上并不鲜见,Erik希望能研究出更有趣的机制,让用户在使用手机进行支付时更方便。另一个项目则和他在MIT(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项目有关:测试和开发有望成为改变游戏规则的新技术。
    “举例来说,我在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所做的研究,是使软件更智能。它是一个大的数据库,让计算机理解我们的日常活动并进行互动。比如我们在手机上设置闹钟,如果设置成凌晨三点提供叫醒服务时,我们的手机会智能地提示我们,‘你真的确定是凌晨三点吗?’这样的人机互动是我们下一阶段的研究重点。”Erik用有些蹩脚的中文向记者解释道。采访前一天,同是80后的他刚刚结束和中国科技大学的学生们关于“美国梦和创业潮”的交流。
    不过,移动互联网市场随时可能发生惊天变化,而安徽易众目前的两个项目最早要到今年下半年才能面世,市场会有耐心去等待吗?
    “如果只是开发一款新的应用产品,以目前易众的研发实力来说,20天至一个月我们就能推出一款成熟的应用。可是,从我们之前掌握的数据来看,移动互联网发展到现在,最有可能出现机会的是新平台的建设,操作系统是基础,平台是渠道,应用是终端,我们需要去控制渠道以保留抓住用户的机会。”王俊告诉记者,能够诞生杀手级应用的公司毕竟还是少数,与其在终端市场与更多的竞争者拼个你死我活,不如耐心地搭建—个平台。
    迎战巨头
    据艾媒咨询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11月底,中国手机应用开发者总数约100万人,这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可互联网大佬们并不准备放他们一条生路,包括腾讯、百度在内的行业巨头都将移动互联网作为下一阶段工作的重点方向。
    这还不是全部。就在近期,美国云笔记软件服务商Evemote宣布加快进入中国市场,包括新闻阅读软件Flipboard、《水果忍者》、《愤怒的小鸟》、Zynga、Popcamp(植物大战僵尸)等企业和产品都在加速推进其在华业务。
    此外,中国的用户已经习惯使用免费产品。大公司有财力“免费赚吆喝”锁定用户,但对于中国广大中小开发者来说如何在盈利和创新间保持平衡,继而赢得客户已成为事关生存的大问题。
    “不管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用户需求永远是第一位的,也是竞争的关键。”王俊认为现在论输赢还为时尚早,移动互联网市场仍在群雄乱战,没有哪个公司做的特别突出,也很难找到稳定的盈利模式,即使是新浪微博都还没实现盈利。
    Erik同样不认为在移动互联网行业小公司就没有成长的空间。在他看来,小公司灵活、容易实现创新,而大公司僵化保守,不容易掉头。
    易众成立一年多来,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困难。公司布局时,将研发中心放在了北京,商务中心放在了美国,运营中心放在了合肥。将人才引进到合肥成了王俊最头疼的事情,因为“劝说那些研发人才相信合肥也能提供良好的创新环境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Erik也发现了中美创业的差距,“在美国即使是一个员工,他也会想着公司的整体发展规划是什么,他该为这个目标做什么。但是国内的员工他们考虑更多的是具体的工作该怎么做,其他的想得很少。”
    Erik将之总结为“中西方文化的差异”,他也在不断地去适应中国的市场及文化氛围的差异。合作一年来,不管是面对面还是通过电话会议,他们谈得最多的就是公司未来的发展,两人有分歧时,用户需求成了他们解决争端和说服对方妥协的唯一参照。谈完公事,两个人会躲到公司游戏室里一起玩实况足球,两人都是个中高手。
    Erik最欣赏的互联网公司是谷歌,和Facebook不同的是,谷歌的文化够开放,员工在完成自己项目的同时,每天有15%-20%的时间去做自己感兴趣的研发,而他也一直希望将这样的工作风格带到国内。
    采访当天,王俊和Erik唯一一次观点的不同表达也在此。王俊最欣赏的公司是Facebook,因为他的成功正是基于对人性弱点的挖掘,“Facebook在全球拥有超过7亿的用户,对人社交需求的满足做到了极致”。
    不管是谷歌还是Facebook,易众选择的学习和追赶目标都是国际级的互联网巨头,成为与其比肩的超级公司是易众新的挑战。比起已成红海的互联网领域,移动互联网的市场还存在太多的机会,对于创业者来说,这里是地狱也是天堂。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7/1207/6749/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